“脏孩儿”的记忆
来源: | 作者:gyxwhw | 发布时间: 2020-11-26 | 263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“脏孩儿”的记忆

郭连平 讲述 李小杏 整理

脏孩儿的记忆


说的这段故事应该叫“书记的韬略儿”。

1969年文化大革命进入运动的高潮,停课闹革命已快两年了。我在高邑县东南关生产小队当会记,多数时间参加队里劳动,虽说各大队都成立了革命委员会,村长书记就成了革委会主任,社员们习惯还是叫书记。那年大队会计生产坐月子,就把我调到大队接替当大队会计。

一天杨书记叫上我说到地里转转。刚出村见庄南井上围了多人,熙熙攘攘,指指画画。

杨书记说:“ 不好,井旁的大柳树没了,谁干的,赶紧去看看。”

井旁枝叶满地一片狼藉。社员们见书记来了,都说队里的事没人管了,这么大的树都敢偷,什么事不敢干啊!

杨书记高声说:” 谁干的……?“

有人说,还用问啊,看划拉的印儿到那了不就知道了。

杨书记说:”大家不要急,不管是谁,这事一定得追到底,彻底查清,该打的打,该罚的罚,决不能让集体财产受损失。“

杨书记叫上我手一挥说:”脏孩儿走,看看去,非找出来斗争他不可,非整他个底朝天。“

说是说,那树划拉方向去了谁家心里早有数了。社员们都在等着看热闹。我们边走边沉思,棘手了,这可咋整,硬着头皮也得迎上去。

进门看见嚓嚓…家里几个正拿锯条截树里,杨书记说”“你…你.…们这…这…”

刘家掌柜把脸一抹拉擦把汗说:“弄了,你说怎么吧!”

书记说:“ 那也不能随便动集体财产!”

刘掌柜说:“房子都盖棚顶了还没有椽子,你教我怎么办?”。

“你怎么也言语一声,这叫我怎么给社员们交待,什么也别说了,拿三十块钱,算你把树买了。”

“什么?”要钱…有钱我还到集上买里,费这个劲啊……。“

”叫你拿三十你就拿三十,回头我给你六十…。”

他这一句给你六十,大出我的意外,心想你这不是纵容强盗啊!再说你这六十元上哪里去找啊?

老刘一听也泄下劲儿来,赶紧跑屋里拿钱出来,说就二十了。

书记说不行,说三十就三十,不行你借借。老刘出去转了一圈,拿了三十块钱回来,书记接了钱就往南井上走,高举着钱说,这事算了了,他把树买下了,谁也不能沾集体的便宜。

事后我问那六十块钱怎么办?书记说:他家人多,又是双军属,实在是困难,到年底补助款下来了给他不就是了。我暗暗称赞,高,实在是高,在村里当干部什么圈都能画圆。

我拿着三十块钱问书记,这钱怎么下账?书记说上级刚安排村里排节目,正好咱村的响器铜铙锣都坏了,拿上旧的去宁晋换换,回来开始排《红灯记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