窗口的凝思 一一在抗疫的日子里之一
来源: | 作者:gyxwhw | 发布时间: 2020-02-14 | 61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窗口的凝思

一一在抗疫的日子里之一

关占彬


天空中飘着似雨似雪的东西。有霾,灰蒙蒙的一片。站在窗口凝望,若有所思。这些天的心情一直这样:胡为遑遑欲何之?我想,此时站在窗前不止我一个,在中国,有成百万上千万人被封闭,被巨大的灾难牵动。“凝思的窗口”不会是一个孤例行为。身边的疫情,以及湖北武汉的疫情一一我眼前一直出现这样一个画面:一辆灵车在前面跑,一个小姑娘在后面追着喊“妈妈、妈妈”……几天了,她一直没有见到妈妈,直到……我眼睛里噙满泪水,五味杂陈的心,迫使手指不由自主抖动……我知道“怜悯”是无用的,可是,现在除了怜悯我还能做些什么?

窗口的凝思  一一在抗疫的日子里之一

钟南山


这些天,全家人前无所有的团聚,前无所有的安静。单位一再通知延迟上班,儿子和儿媳都在网上工作,只有五岁的孙子“不懂人事不知愁”地在客厅里喧哗、打闹,殃及了爸妈遭一顿狠训,委屈地跑到爷爷奶奶身边逼着给他讲绘本。

同许多人一样,早晨一睁眼先刷屏,看湖北武汉疫情,再看北京和全国疫情。读着一串串数字,象一串串蚂蜂蜇在心尖上,唏嘘,疼痛。古人说,国家有难,匹夫有责。那时的匹夫,可以折草为寇,可以投笔从戎,可以立马横刀,前题是“敌”我对阵,刀剑分明;而现在面对新型冠状病毒,摸不着看不见,且不具备专业技能,你就是有千般勇气,就象拳头砸空气,徒唤奈何!我由衷感佩赞扬勇赴病疫一线的医生护士,你们堪称新时代最可爱的人。

窗口的凝思  一一在抗疫的日子里之一

李文亮

网上读到湖北作家方方、李修文的博文,看出他们心情沉重,烦乱如麻,身处疫区,除了自危,多的是无奈和痛情。当然他们肩上仍然担着一份文人的担当,与常人心态不同,他们想用真实的眼睛说话,在话语权的边缘小心翼翼发言。记得李修文最鲜明的一句话“灾难文学的唯一伦理,是反思灾难”。

有两个人注定会被写入战“疫”史籍,一个是钟南山,一个是李文亮。一个英雄式死了,依然活着;一个巨人般站着,在冷风中奔波;令我忘不掉的,李文亮大口罩后面曾一时充满快意安祥的脸,他那时以为自己会好起来,他坦诚自己会忘掉一切重上战场。他日记中遗留给人们最后一句话:一个健康的社会,不会只有一种声音。昨天观看钟南山接受英国记者采访,谈到李文亮,谈到一线医生,他眼睛红了,哽咽着说,应该给李文亮和那些奋战在抗疫最前线忘记生死的医护人员“英雄”称号。他忘了自己,唯独不谈自己的贡献。可是,我记得他的眼睛,记得一位84岁高龄老人,在高铁上抓着把手睡觉的姿势,记得夤夜他被人架着奔赴首都机场的背影,记得他面对全国观众宣布“有人传人”的肯定一一这是他第二次以科学精神对重大病疫发出宣战令。可是他不是政府要员。如果给他一个称号,“英雄”显然轻了,他应当被称作“中囯脊梁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