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铁民与李标镇道碑的不解情缘
来源: | 作者:gaoyitvwenhua | 发布时间: 2020-01-16 | 96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赵铁民与李标镇道碑的不解情缘

泲槐诗客


这几天在群里有关李标镇道碑的话题增多,这要感谢云娜,她在研究李标,带动大家也来讨论。这通碑能够到现在完好无损,还要感谢一个人,就是赵铁民,他是北关人,应该是黄埔军校七期学员,黄埔军校学员,高邑人极少,其他人还没听说过,他可能是唯一。我跟他三儿子赵大臣是同学,上学时从他家门口过,碰上了就一块走,有时候也去他家,但从来没见过他父亲,只听说他家成分高,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,也不便多问。

赵铁民与李标镇道碑的不解情缘

李标碑


走向社会后,尽管我们始终保持着同学间的关系,对他父亲的情况还是一无所知。

2003年,我到政协工作,2005年,原民主副主席交流,李建君调来任副主席,他是从市民革秘书长的岗位调来的,他跟我说,市民革成员有个高邑人叫赵铁民,资格挺老,每年他代表市民革去看望,很熟悉,老头很随和,很有学问。解放石门时,他是国民党守城部队,城被攻下后投降,按投诚起义人员对待,安排在市砂布厂工作,由于是黄埔学员,也就成了重点统战对象。

赵铁民与李标镇道碑的不解情缘

石家庄日报杨惠玲主任一行到高邑县采访李标墓碑


经向北关老乡了解,有人说赵铁民有一把中正剑,这在情理之中,因为黄埔学员毕业时都佩发一把,作为黄埔标志。还有人说他保存着整套赵南星著作。于是就有了拜访赵铁民前辈的想法。经过联系终于成行。在李建君和北关支部书记王连奎的引导下,我们来到市维明路路南一个老小区。因都是熟人,上楼就敲门,开门就进去了,这时的老爷子,已经80多岁,行走不方便,头脑很清楚。

寒喧过后直奔主题,我们先询问了赵南星著作的情况,赵铁民让家人拿出来一个蓝色书箱,一尺多高,一尺的长,用骨针别着,打开已后,赵南星的一套著作很完整,我们一册一册看了看,对没见过的,我跟单纪兰打电话进行询问核实。这部书赵老的挚爱,虽珍爱之极,确不敢有占有的非分之想。

赵铁民与李标镇道碑的不解情缘




上世纪70年代,没有房地产开发,职工家属宿舍都是单位盖,分配,赵铁民的住房很小一庭两室,开间很小,客庭一套旧式沙发,两个卧室他占个,二儿子照顾他占一个,我们在他的卧室里,只见他把床靠东墙南北放着,头朝北睡,南边是窗户,靠西墙一摆溜书柜,顶着天花板,到北头向东拐到门后,空间充分利用。书柜与床之间的距离椅子正着放不开,老先生在床上靠着,我们一个人面向北坐,两个面朝南,真是仅可容膝。我对中正剑好奇,撺掇王连奎问问能不能看看,连奎拐着弯提出了看剑的要求,老爷子挺痛快,叫儿子从书厨中把剑拿出来,一把精致的剑鞘,抽开一看,旧日的光华显得有些暗淡,剑侧蔣中正三字工工正正,威风依然。常言说:男儿三尺剑,作为格斗的武器,大多为三尺多,在冷兵器时期,剑是很利害的,中正剑却很特别,带柄也就二尺的样子,剑身很窄也就二指多,充其量像个大匕首,我爱看武打小说,也给武术界有些交往,对兵器多少知道一些,我怎么也想不明白,就这么个小东西,在弹药用完进行短兵相接时怎么发挥作用,怎么理解配发这枚剑的意义?是蒋介石对将领的鼔励,或许纯粹萃是一种像征,联想到老蒋是日本军校毕业,我恍然大悟,这把剑不是叫你作最后搏斗,而是让你作最后成仁,一丝轻蔑从嘴角掠过,只是不好言明罢了。